廣告贊助

雜沓繁亂像一本經書

我把夢中的語言詩化

你可以感受到這是在戲水

不光是你的利刃

刺痛你歷任的情愫

你的寂寞我也只是當作植物

可以攀附我

我不能只是權貴

霸王在烏江是該看破

就是不該自刎

就來一個索吻 深切的以為不想離別

如果重逢路過那日酒館

奇怪的理由是項鍊有著光輝

你泥藻的字還是起了作用

這是我用光思念的跋涉

愛你這件事

都在過渡期的悲傷解釋

如果當初認識都過於暗潮

等到洶湧的胸襟都有些波動

你還是離開了海水

 

 

 

 

 

 

 

創作者介紹

我想寫詩─袁正翰

袁正翰Jim 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