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像風一樣來襲

那漸層陰影也跟著開啟 荒蕪的草有些許不經意

眼角差點淹水像在颱風來臨時的縝密

你不再眼睛明媚的看著我 我們也許曾相互鼓勵

湖泊不再善解人意 投擲的石塊就算曾經彈起

我們也許曾細細談起 愛也許只是喜歡的惋惜軌跡

如果路人問起這段彩虹般的回憶

我願意非常淡泊 像上次你眼裏淡薄卻深重的望向我

 

時間的考驗我只能當作浪費 一個社會能容納多少情節

彷彿很脆弱但仍堅強的石頭 一個人固執心扉的街

腦海不重 重的是海上的美麗光景竟詫異浮現

我想回到那屬於我們的海

但你可別得意 

繽紛是曾經我匆忙告別的遺產

不是屬於你的那個寶藏

 

起承轉合是一趟旅行 當你路過我的眼睛

國文課本告訴我 別廢話 我愛你

酸甜苦辣是一本漫畫 當你觸碰我的心跳

廚房地基主告訴我 別廢話 我愛你

雲淡風輕是一則座右銘 當你燃燒我的微笑

湛藍天空告訴我 別廢話 我愛你

垃圾桶其實是一封情書 當你寫入我的劇本

碎屑草稿告訴我 別廢話 我愛你

 

N年後再度偶遇你的眼睛

我刻意打開字典尋求可以形容眼睛的詞彙

如一場五顏六色的悲劇 我熟稔關於你的泡沫經濟

曾經我就住在裏面 曾經就快搭起建築

你就快變成政府 但我不希望你民主

你可以對我獨裁 極權對我來說只是一塊蛋糕

被你統治是一場溫柔的六月雪

 

只是後來我想通一件事情

當我佇立在雨落的窗口

我好像看到馬克思生前最後一道預言

那關於我的期限

是你忍心閉上眼睛也不想看到我的

於期限屆滿時消滅的租賃契約

 

搬家後的我

從此與落葉共枕 那片曾激昂翠綠的葉子啊

你的春天是難過的指尖 不是有人硬扯你下來

的狼狽 更是象徵宿命的不甘妥協

而陽光像風一樣襲來

阻止你過於傷悲 憐惜你沉痛的外殼

我搖著頭拾起這份尊嚴 當作書籤

放入曾被你加冕的空白筆記本 卻不再打開

 

 

 

 

 

 

創作者介紹

我想寫詩─袁正翰

袁正翰_Jim 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