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不懂在傷口上還可以包容

剪掉擱在手臂的燈火

都被拿去昇華成烈酒

喝光大把鈔票築成的海市蜃樓

需要暮靄的叮嚀

我們也不需要包袱

 

路的盡頭有措手的輕鬆

用心是繁瑣的繭

等念頭突破

關心在你面前就是自刎的星宿

 

你可以不用在乏善可陳的時間

用一張平白的紙

覆蓋溫柔的願望

那是我潦倒窮困的

畢生自白

 

你可以掩埋憤怒

甚至燃燒寂寞的咖啡因

如果整場夜景都不用說話

來當作沒有錯的心跳呼吸

別說沒愛過

 

 

 

 

 

 

創作者介紹

我想寫詩─袁正翰

袁正翰Jim 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